当前位置: 首页 > 改革调研 > 调研园地
刑事财产刑执行现状剖析及对策研究
作者:邓凯 徐雷芳  发布时间:2020-09-08 17:09:33 打印 字号: | |

内容摘要

 

2016“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全国法院破解执行难题有了显著突破,但刑事财产刑执行仍是短板。同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攻坚阶段,加强刑事财产刑执行,通过对黑恶势力“打财断血”,彻底摧毁其经济基础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胜利的关键,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优质司法保障本文通过对Y市辖区法院刑事财产刑执行现状进行调查分析,发现刑事财产刑执行中存在的问题,提出针对性的完善建议。

文章主要包括以下三个部分:

第一部分,通过对Y市辖区法院2016年至2019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收结案和执行到位情况进行统计分析,查找短板。

第二部分,在第一部分统计分析基础上,分析刑事财产刑执行存在的问题。

第三部分,针对刑事财产刑执行存在的短板和执行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提出完善刑事财产刑执行工作的建议。

关键词:刑事财产刑;执行;问题;对策
   刑事财产刑执行现状剖析及对策研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执行的若干规定》(以下简称《涉财执行规定》)第一条对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的执行进行了明确,主要包括财产刑、责令退赔、处置随案移送的赃款赃物、没收随案移送的供犯罪所用本人财物。《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34条,对附加刑种类进行了明确,即附加刑种类罚金、剥夺政治权利、没收财产。财产刑即指附加刑中的罚金和没收财产。

一、刑事财产刑执行的种类

    (一)罚金刑

    罚金刑是指人民法院在刑事判决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对刑事被告人并处向国家缴纳一定数额的金钱的附加刑。罚金的目的在于通过剥夺其继续进行犯罪的资本,从根本上杜绝其再次实施犯罪的可能性。

(二)没收财产刑

没收财产刑是指人民法院在刑事判决中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相关规定,对刑事被告人并处没收其全部或者部分财产收归国家所有的附加刑。没收财产的对象仅限于犯罪人合法所有并且没有用于犯罪的财产。

二、Y市辖区人民法院刑事财产刑执行现状

Y市是四川省辖地级市,地处云贵川三省结合部,有“万里长江第一城、中国酒都、中国竹都”之称。近年来,Y市高速发展,城市化进程突飞猛进,随之涌现出的法律方面的问题激增2016年“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全国法院执行工作水平不断提升,但目前仍处于且可能长期处于巩固“基本解决执行难”成果,努力向切实解决执行难迈进阶段。同时,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进入攻坚阶段,通过对黑恶势力“打财断血”,彻底摧毁其经济基础是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取得胜利的关键,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优质司法保障。故笔者以Y市辖区法院刑事财产刑执行情况为切入点,通过对Y市辖区法院2016年到2019年执行案件数据信息进行分析统计,剖析刑事财产刑执行存在的问题和困难。

(一)2016年到2019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收案情况

2016年,Y市辖区法院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3277件,其中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收案3551件,占比为26.75%;2017年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5796件,其中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收案3265件,占比为20.67%;2018年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4466件,其中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322件,占比为9.14%;2019年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6521件,其中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收案1459件,占比为8.83%。

    Y市辖区法院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收案数量占比从2016年至2019年成逐年下降趋势,且从2018年起迅速下降到了10%以下,可见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数量比例相对较低。

    (二)2016年到2019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结案情况

Y市辖区法院2016年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结案方式多为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多达2845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占比高达80.12%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是指执行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穷尽财产调查措施,未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而对案件做的一个结案方式,在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财产时可以恢复执行。2017年起,Y市辖区法院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占比相对有所下降。


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首次执行收案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

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占比

执行完毕案件

终结执行案件

其他结案方式

2016年

3551

2845

80.12%

376

321

9

2017年

3265

1648

50.47%

1256

340

21

2018年

1322

380

28.74%

657

275

10

2019年

1459

573

39.27%

717

167

2

    (三)2016年到2019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执行到位情况

Y市辖区法院2016年刑事财产刑首次执行案件执行到位147.94万元,执行标的到位率1.38%;2017年执行到位2810.65万元,执行标的到位率为19.45%;2018年执行到位886.22万元,执行标的到位率为11.37%;2019年执行到位1040.37万元,执行标的到位率为17.29%。执行标的到位率为执行案件办理过程中执行到位的金钱数量占立案标的的份额,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执行案件的执行效果。根据人民法院执行指挥平台提取数据看,2016年至2019年,四川省执行案件执行标的到位率平均值为16.96%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仅2019年该项指标达到了平均值。

    三、人民法院刑事财产刑执行存在的问题

    (一)移送不及时,导致执行工作疲于应付

    Y市辖区法院2016年至2019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收案情况看,2016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的数量和在当年执行案件中的占比都为最高峰。通过查阅相关信息可知,2016年最高人民检察院开展了财产刑执行检察监督工作。在此之前,全国法院普遍存在刑事审判结束后未及时将财产刑移送立案执行的情况。在检察院的财产刑执行专项检察工作中,法院对历年来未履行完毕的财产刑进行了清理,并集中移送立案执行,因此使2016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收案数量猛增。经过2016年和2017年两年时间的消化,历史遗留的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基本清理完毕,从2018年起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收案数量趋于正常化。

    2016年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数量突增的情况下,造成法院执行部门措手不及,案多人少的矛盾尤为凸显,进而导致执行部门疲于应付,执行效果不佳,该类执行案件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占比奇高,执行标的到位率低。

(二)刑事裁判与被告人经济状况脱节,导致执行难以到位

刑法分则中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侵犯公民人身权利、民主权利,侵犯财产,贪污贿赂等犯罪均可能被并处财产刑,然而,以上不同的犯罪其犯罪主体往往带有一定的特定属性。如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和贪污贿赂犯罪的犯罪主体往往有一定的经济基础,但是侵犯财产犯罪中的犯罪主体经济状况往往较差,特别是盗窃罪和抢劫罪的犯罪主体,其经济状况基本已在犯罪前处于恶化状态,犯罪后并处的财产刑基本无执行条件,从而导致执行不能

此外,刑法总则中规定:“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以此确定了财产刑中罚金刑的量刑依据是以犯罪情节确定的,而没有考虑犯罪主体的经济状况,与犯罪主体经济状况脱钩后的罚金刑执行效果不佳。

(三)执行依据表述不明确,导致执行案件难以快速执结

    申请或移送执行的前提是有生效裁判文书,且生效裁判文书要有可执行的内容,因此作为执行依据的生效裁判文书对执行案件起到至关重要的主导作用。刑事裁判文书“重人身处罚、轻财产查明”的现象普遍存在,对“涉案财物”、“赃款赃物”等的认定不太清晰。当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时,更不会明确表述没收哪些财产,更是给执行工作遗留了财产调查和析产等巨大工作量。执行过程中,往往需要花费大量人力物力界定被执行人财产,审查案外人执行异议,同时,还面临被执行人与家属共同财产的分割问题。

    Y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罗某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案中,罗某因犯贩卖、运输、制造毒品罪,被判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于2016年1月移送执行。执行过程中,法院扣划了公安机关侦查过程中冻结的罗某的银行存款,评估拍卖了被执行人罗某名下的房屋。拍卖罗某房屋过程中,案外人罗某的妻子、妹妹均向法院提出执行异议,认为拍卖的房屋属于共同财产,并由此引发了大量涉执信访。执行法院随后花费了大量时间对异议进行审查、对涉执信访进行化解、对拍卖房屋进行腾退。最终花费三年多时间才将该案财产完全处置完毕。

(四)被执行人具有特殊性,导致法院强制执行措施应用乏力

    人民法院经过三年的“基本解决执行难”攻坚工作,执行信息化不断提升,执行强制力不断加强,社会诚信体系不断完善。人民法院在办理民商事执行案件时,可通过财产查控、失信惩戒、限制高消费、执行强制措施和追究“拒执犯罪”来推进执行案件办理,特别是在失信惩戒、强制措施和追究“拒执犯罪”的威慑力下,被执行人往往会主动履行或与申请执行人达成分期履行协议。但是,在办理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时,因被执行人的特殊性,针对民商事执行案件管用的一些执行措施在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中却效果平平。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大多数在监狱中,他们本无法乘坐飞机、高铁,不能参与招投标,不能贷款,因此失信惩戒和限制高消费对他们基本不会造成影响。身在监狱本已被剥夺自由的他们,执行强制措施中最严厉的司法拘留措施和进一步追究“拒执犯罪”对他们来说也无关痛痒。

    (五)申请执行人缺位,导致此类案件推进被动

    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无申请执行人,启动执行是由法院刑事审判部门移送执行。没有申请执行人这一在执行案件中的直接利害关系人,仅有法院刑事、执行部门的依法履职和检察院的依法监督,使此类案件推进被动。一是缺少申请执行人的主动作为。此类案件因为没有申请执行人,推动进度完全取决于法院执行部门,在案外人对执行财产异议时,也无申请执行人进行抗辩,更无法适用律师调查令、悬赏执行等措施。二是法院、检察院干警履职情况参差不齐。此类案件的推动决定权在法院,监督权在检察院,但法院、检察院干警都是因职权而推动案件的执行和监督,不像民商事案件的申请执行人与执行案件有着直接的利益关系,所以在经办人员责任心、履职能力不同时,案件的执行情况必定有差异。

    四、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完善对策

    (一)健全审执衔接长效机制

    对于刑事财产刑执行,现有立法中相关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刑事诉讼法》均没有较为完善的规定,目前对该类案件的执行中,具有可操作性的依据仅有2014年11月6日开始施行的《涉财执行规定》,但仍有较多法律和程序问题需要进一步细化完善。其中首要问题是健全审执衔接。

1.细化移送执行时间

《涉财执行规定》第七条,对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移送执行进行了相关规定,明确了移送执行应该提供的材料,也规定了立案部门在认为属于移送范围且移送材料齐全时,应当在七日内立案,并移送执行机构,但是该条在规定刑事审判部门移送该类案件给立案部门审查立案时,仅表述为了“应当及时移送”,未像“七日内立案”那样明确表述。所以,人民法院内部应就该类执行案件移送审查立案时间进行细化,如规定刑事裁判文书生效后,如有刑事裁判涉财产部分需要移送执行的,应在刑事裁判文书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移送立案部门审查。

2.执行部门提前介入

    对可能判处大额罚金或者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刑事案件,执行局可提前介入了解刑事案件被告财产情况。提前掌握侦查机关已经采取的查封、扣押、冻结情况,避免交接疏忽导致脱保。

    3.加强刑事财产刑执行与减刑假释审理的对接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对于罪犯符合刑法第七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可以减刑”条件的案件,在办理时应当综合考察罪犯犯罪的性质和具体情节、社会危害程度、原判刑罚及生效裁判中财产性判项的履行情况、交付执行后的一贯表现等因素。”明确了对罪犯的减刑、假释应考察罪犯刑事财产刑履行情况。但是在实践中,刑事财产刑的执行原则上是刑事一审法院执行,而减刑、假释的审理则是服刑地法院,两者时长不是同一法院。在未建立刑事财产刑执行与减刑假释审理的有效对接机制的情况下,可能造成信息不对称而在减刑、假释审理过程中未充分考察刑事财产刑履行情况。因此,切实建立刑事财产刑执行与减刑假释审理的对接机制,确保财产刑执行信息共享,才能真正发挥刑事财产刑执行对罪犯减刑、假释的制约作用,以此提高罪犯自动履行刑事财产刑的自觉性。

    (二)建立侦查、审判过程中的财产状况调查制度

    侦查、审判过程中的财产状况调查制度是指在公安机关侦查阶段,对可能判处刑事财产刑犯罪嫌疑人的财产情况进行调查和人民法院审判过程中,参照未成年犯社会调查制度在人民法院判决前,由专门机构或人员通过走访可能判处刑事财产刑被告人的亲属、社区干部和邻居,调查其财产状况,将查明的财产状况作为财产刑中罚金刑的量刑参考,避免仅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而造成的执行不能。此外,建立侦查、审判过程中的财产状况调查制度,还能今后执行工作奠定财产调查基础,在审执衔接的共同促进下,有利于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的快速推进。

    (三)提升刑事裁判财产刑内容的明确性

    刑事裁判财产刑内容判决不明确主要存在于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时,刑事判决“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这一简单表述遗留的是财产界定、共同财产分割及确定具体没收数额等问题。“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看似明确的执行内容,却为执行工作遗留了众多不确定因素。

    提升刑事裁判财产刑内容的明确性是指,通过深化审判过程中的财产状况调查制度,在审判过程中提前让执行局介入刑事审判,让审判过程中的财产状况调查与执行网络查控相结合,将现有执行工作的财产调查前移,提前查明可能被判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被告人的财产情况,在刑事判决“没收个人全部财产”时,注明具体需要没收的财产内容,进一步加强执行标的的明确性。执行工作的财产调查前移刑事审判,还可以减少被告人及其亲属在审判阶段转移、隐匿财产的机会,能较早的对被告人的财产进行固定,提升执行效果。

    (四)强化执行措施,加大执行力度

    在执行强制措施对刑事财产刑被执行人应用乏力的情况下,提升执行信息化水平,创新执行措施变得尤为重要。

    1.进一步完善网络查控系统建设

    “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开展以来,法院执行信息化水平有了很大提升。目前已实现了对被执行人全国银行存款、工商登记信息、证券信息、车辆信息等的网络查询,能覆盖绝大部分财产信息,但是仍有疏漏。在不能通过执行威慑迫使被执行人主动履行的情况下,进一步完善网络查控系统建设,覆盖更多的财产信息是提升执行效果的有效突破点。要进一步将不动产信息、公积金等重要财产源纳入网络查控系统范围,逐步实现对被执行人财产信息的全覆盖。

2.加强网格员协助执行

执行工作大格局日趋完善,有效利用社会资源发现更多财产线索是执行工作提质增效的有力抓手。综治网格员遍布各地,了解当地情况,是执行工作强有力的“眼线”。通过被执行人户籍地和经常居住地网格员了解其财产线索,有事半功倍的效果。

3.创新财产处置形式

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在没收个人全部财产的执行中,往往需要处置大量财产,且被处置的财产涉及房屋、车辆、股权等方方面面。根据目前的执行惯例,对被没收的财产一一进行评估拍卖变现,会花费大量的时间。根据《涉财执行规定》,“被执行财产需要变价的,人民法院执行机构应当依法采取拍卖、变卖等变价措施。”但是,并没有详细规定哪些财产需要变价,因此,创新财产处置形式,直接将没收的财产上缴财政,由财政进行经营管理和处置,能节约大量司法资源,提高执行效率,也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

    (五)完善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监督机制

    检察机关作为监督主体,通过适时介入财产刑执行活动,有利于践行“在办案中监督,在监督中办案”的检察新理念,破解财产刑“执行难”问题和财产刑执行检察监督的“难、空、虚”等现实困境,确保刑事裁判得到完整、规范执行,捍卫司法权威。在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申请执行人缺位的情况下,检察院的监督是其重要补充。民商事执行案件有申请执行人对人民法院财产调查情况进行确认,终结本次执行程序前对申请执行人的“终本约谈”也是必经程序。但是刑事财产刑执行过程中,无申请执行人对人民法院财产调查情况进行确认,无需约谈申请执行人,该类执行案件人民法院处于完全的主导地位,所以,完善检察机关的监督机制,对刑事财产刑的执行具有重大意义。

1.检察机关积极主动履行监督责任

2016年检察机关开展财产刑执行检察监督工作后,刑事财产刑的移送执行扫清了历史欠账,规范了移送的及时性,但对执行过程的监督还有待进一步加强。人民检察院应该提高监督意识,积极履行监督责任,通过对刑事财产刑执行工作的监督,提高人民法院对该类执行案件的执行力度,提升执行效率,强化执行效果。

2.加强对申请执行人的补位

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因多方面原因导致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案件多,也不排除执行法官不规范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情况,且该类执行案件往往因缺失申请执行人,导致一旦终结本次执行,很难恢复执行的情况。检察机关履行监督职责,应重点关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刑事财产刑执行案件,核查财产调查情况,并及时在发现可供执行财产时督促人民法院恢复执行,及时补位申请执行人。

 


 
责任编辑:政研室

联系我们

  • 地址: 四川省宜宾市叙州区商贸路3号
  • 联系电话:0831-2322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