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改革调研 > 审判研讨
邓某诉曹某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纠纷案
作者:刘强  发布时间:2019-07-04 10:49:08 打印 字号: | |

一、基本案情

2014217日,被告曹某与原告邓某所在村民小组大多数农户签订土地租用协议,租赁连片70余亩土地发展农业生产。被告与原告签订的《农村土地租赁协议约定201421日至204421日,被告租用原告土地3.669亩,租金为人民币每年每亩500元,每年215日之前支付,先支付后使用,租金支付时间最迟不超过半年,否则违约,原告可解除合同。合同签订后,被告按照协议约定的时间,分别2014年、2015土地租金支付给原告所在地村民小组,由村民小组将租金分别发放给村民。2016被告逾期未支付租金超过半年,原告遂诉至法院要求解除土地租赁合同。原告起诉后,被告于20161013日将2016年度租金按以往付款惯例全部支付给原告所在地村民小组,但原告邓某并未前往领取该年度租金。

二、裁判结果

四川省宜宾市宜宾县人民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是双方签订的《农村土地租用协议》是否应当解除。原告邓某依据《农村土地租用协议》第三条第三项约定租金支付时间最迟不得超过半年,否则违约,甲方可以解除合同主张解除合同。但结合本案实际,双方所签协议并不当然必须解除第一,对原告而言,被告迟延支付租金的违约行为,确对原告造成了一定损失,被告依法应当补偿但原告的实际损失幅度可控。被告在诉讼过程中已然认识到自己的违约过错,主动支付租金,切实以行动履行合同义务,弥补过失。就其迟延履行的实际情况来看,应当不是恶意拖欠租金其违约性质也不属根本性违约第二,对原、被告双方而言,协议解除与否,对原告利益影响不大,但对被告却将造成严重后果,两者差别巨大。被告与原告所在村民小组大多数农户签约租赁其连片土地发展农业生产,整体面积多达70余亩,租期长达30年,其投资周期长、前期投入较大、后期产出较慢。若机械司法片面解读双方协议条文文字,简单强制解除双方《农村土地租用协议》,势必影响被告正常生产经营,人为加剧扩大损失。如此,对被告既不公平也不合理,与维护生产经营稳定、保护交易安全的司法理念和诚实守信的契约精神相悖第三,双方签订的协议具有继续履行的基础条件,双方当事人当初自愿合意签订的合同目的依然可以并应当能够实现继续履行合同更能维护原、被告的长远利益,且也合乎情理。据此,四川省宜宾县人民法院遂依法判决被告曹某于判决生效之日起三日内给付原告邓某土地承包费1834.50驳回原告邓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一审宣判后,原被告双方表示服判,均未上诉,判决已生效

三、典型意义

本案是一起法官运用公平原则对当事人意思自治进行适当司法干预,服务保障乡村振兴和促进农村经济发展的典型案例。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四川作为农业大省,是全国6个扶贫任务最重的省份之一,如何让农业发展起来,让农村活跃起来,让农民富裕起来,擦亮四川农业大省的金子招牌,不仅需要好的政策、法律、法规保驾护航,还需要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来化解矛盾、推动发展。鼓励农村土地进行有效流转,既可以让农户获得稳定土地租金收入,还可以通过土地集约化、专业化经营管理提升土地利用率,发展农业农村经济。法院在审理农村土地经营权流转纠纷案件时,应当充分发挥审判职能,坚持服务保障农业农村优先发展,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调整经济关系,保护并促进土地经营权流转。本案中,包括原告在内的众多村民,在村、组集体组织统筹下,将其承包的土地有偿流转给被告,既是双方当事人意思自治,也是广大村民谋发展的共识,更是对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自觉生动实践,应当鼓励提倡和依法保护。若轻易解除双方当事人合同,不仅造成被告的巨大损失,还可能导致包括原告在内的广大村民的集体损失。因此,尽管一方当事人的轻微违约行为导致合同约定的解除条件成就,但当解除合同将使双方利益严重失衡时,法官运用公平原则积极适当干预,合理限制另一方当事人合同解除权的任意行使不仅充分保障双方当事人合法权益,也是法院围绕中心、服务大局,为我省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和优质服务的重要举措,促进人才、土地、资本等生产要素在有序流动,助推我省由农业大省向农业强省跨越。


 
责任编辑:研究室

联系我们

  • 地址: 四川省宜宾市叙州区商贸路3号
  • 联系电话:0831-2322312